良品志 -- 日本生活时物精选。分享最新日本旅游攻略、日本时尚穿搭和日本美食,还可免费参加日本化妆品测评活动。

笑起来如同狐狸的纪子妃,被称为是日本皇室最可怕的女人...

发布者: 印象日本
发布时间: 2020-01-27


开启今天的话题前,先上两张图↓


 


朋友们,上面这两张图中穿着白衣服的女人笑起来有没有给你们一种恐怖片的感觉?而且莫名的有一种狐狸感↓



这个女人,就是今天这篇文章的主人公——


日本现任天皇的弟媳,纪子妃。



与雅子皇后一样,这位在日本皇室里从少女时代一路成长起来的纪子妃也是一个传奇。在五月新天皇继位,雅子终于从太子妃晋升为皇后的时候,人们都在夸赞气质非凡的雅子终于“苦媳妇熬成婆”,但细想一番,在新天皇继位成功之际,整个日本皇室里最春风得意的应该是纪子妃。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一旦新天皇德仁上位,按照皇位顺位继承,届时纪子妃的老公文仁和儿子悠仁都会是未来的天皇。



这么看来,最成功的皇室女人非纪子妃莫属。


然鹅,这个女人可不太受日本人民待见。日本皇室明年四月将举办“立皇嗣之礼”,到时候纪子妃的老公会被立为下一任天皇,因此现在的纪子妃一家随时都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不管大事小事都要被周刊杂志写个遍。


不过相较于看起来有点憨憨的文仁亲王,周刊杂志的小编们更愿意把笔筒对准纪子妃开炮。


文仁亲王和他的儿子▲  



在周刊杂志的报道里,纪子妃是这样一个形象。


爱面子、野心重、表里不一、还时刻想着觊觎皇位。


简直就是个恶妇。



日本媒体认为纪子妃是人越老越显露本性。相较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看淡皇室名利的雅子,纪子又是高龄生娃,又是鞍前马后的出席各大重要场合,抢雅子风头,还接二连三被爆出对宫内侍卫发脾气等丑闻,还有每次露面时的可怕笑容,这一切都很难把纪子妃与“好人”这个词联系起来。


但谁能想到,早些年间纪子妃嫁入皇室那会的笑容可比现在的阳光灿烂多了。  几十年过去,物是人非,当年的清纯少女变成了如今的可怕欧巴桑模样。



纪子妃年轻时候▲  



1966年9月,纪子出生于静冈的一户中产家庭。起名为“川岛纪子”  (听起来像女间谍)。  小时候的纪子,就是个很爱笑的女孩。



 


当时纪子的父亲曾到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院留学,因此6岁之前纪子都是在美国度过的。在美国,纪子学会了钢琴和骑马。后来由于父亲工作变动,纪子频繁转学。



1976年,纪子父亲成为了学习院的大学教授,纪子也跟着父亲回到日本,并在学习院初等科就读。



但在那之后,纪子父亲又前往奥地利做学术研究,于是一家人又在奥地利生活了两年。从小就周游列国的纪子,也是众人心目里品学兼优的乖乖女。纪子也在他国生活的过程中,学会了德语和英语。



1979年,纪子回到日本,进入学习院就读女子中等科。此后升入高等科。  在高等科时期,纪子担任班级里的厚生委员,还曾在街头为麻风病人募捐。



再之后的生活,纪子遇到了比她大一届的学长,彼时的文仁亲王。两人开始交往,并在不久后结婚。


那个时候的纪子,脸上还有点肉,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有种小家碧玉的传统日本女人感觉。


神似杨幂▲  


看她和文仁亲王交往时候的照片,也可以感受到热恋中情侣的爱意。纪子腼腆的看向文仁,文仁则憨憨地笑着。




结婚后的纪子也没有忘记深造。婚后的她仍在学习院大学研究院的人文科学研究科就读,修读心理学博士前期。  同没结婚前担任厚生委员那会一样,她还热心于公益事业,是个非常精通手语的传译员。



不过随着进入皇室的时间越久,纪子身上的变化就越大。


纪子受到的最开始来自皇室的冲击估计是来自雅子和德仁大婚这件事。当时拥有哈佛高学历,前途一片光明的雅子突然被皇室截胡,轰轰烈烈嫁入天皇家,周刊杂志不再把目光放在纪子身上,追逐热点的小编们开始动手写起有更高话题流量的雅子。



从此纪子被放在一旁,略显尴尬。而在那之后,有爱挑事的周刊杂志写起这对妯娌间的学历比较。  甚至出现怀疑当初纪子进入大学院是为了靠近文仁亲王的小作文,  这无疑是直接给纪子贴了一个标签:  “心机婊”。



而且纪子本人也清楚,就算自己比雅子早嫁进皇室几年,但要是真拿出学历、出身来比较的话,自己是远远比不上雅子的。这种不对等的妯娌关系,搁普通人身上都有压力,更别提皇室了。


(日本杂志也是真的很爱写)  


但没过几年事态又发生了转变,嫁入皇室之后雅子一直消极怠工,倒是纪子,一直兢兢业业地工作,非常符合民众对日本皇室女性的印象,所以那几年,周刊杂志又开始倒向纪子,大肆批评雅子。


雅子皇后▲  



2001年雅子生下女儿爱子,加上纪子家的两个女儿,皇室此时一共有三个女性后代。民众开始担心起下一任天皇的问题。  不久之后,德仁亲王(也就是现任天皇)提出修宪,以此让女儿爱子成为天皇。虽说日本也有女天皇的先例,但突如其来转变天皇性别,还是有点让普通民众难以接受的。



2006年,在修宪过程中,奇迹发生了。  快40岁的纪子妃竟然怀孕了......冒着高龄怀孕风险,最终她生下了儿子悠仁。这下就更容易在日本民间加深纪子是“心机婊”的印象了。修宪一事就此搁置,大家都在等待悠仁长大,担起天皇一职。


纪子对悠仁百般呵护,小时候的悠仁看起来也是可可爱爱。



然而不久就爆出悠仁智力有问题的丑闻。悠仁曾在公众面前把大伯德仁认成爸爸文仁,还曾算错过简单的计算题。这也难怪有人怀疑纪子是靠人工受孕并选择了婴儿性别的方式来得到男性子嗣,以此获得天皇之位。



若真是如此,那简直就是21世纪货真价实的“宫心计”。



想想宫心计里的妃子们不都是靠孩子来争宠的吗?看来日本皇室也不例外。

而且还有一件事能证明纪子妃居心叵测,那就是她的亲戚曾在学校霸凌雅子的女儿爱子公主。



2010年,据《周刊新潮》报道,德仁天皇和雅子皇后的爱子公主曾在小学时被男同学欺负过,经过调查,这位男同学是纪子妃娘家那边亲戚的孩子。雅子知道这件事后,曾亲自前往爱子的学校陪读,持续了一年。



近年来纪子的舆论风评更是直转下降,纠缠她女儿好几年的小室圭母子俩,还有进入令和时代后纪子一家的嚣张跋扈,都让她形象大大受损。


真子公主和小室圭  


前几天纪子妃一家前往不丹访问。这是悠仁第一次海外旅行,因此父母都随行了。但随行就随行吧,纪子妃一家非得大加铺张地安排了两架政府专用机。悠仁和纪子一辆,未来的天皇文仁亲王单独一辆。



这惹来民众不满,有网友直接批评——


在访问之前,请先解决掉真子公主和小室圭的问题。  很遗憾的是,我并不理解秋筱宫家(指纪子妃一家)在皇室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当然,这件事宫内厅也有责任。

 
现在回头看来,年过半百的纪子妃毁誉参半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一入皇门深似海,在民间舆论下,在皇宫的规矩监视下,没有哪个人能自由活成自己一开始想要的模样。


就连美智子上皇后都曾说过,“进入天皇家,最大的使命就是生孩子。”深谙其道的纪子妃也算可以,斗到现在身边有两个未来天皇相伴,手握两个大筹码,不愁晚年生活。


而说她究竟是不是相由心生,究竟是不是心机婊,只能说在皇室里,彼此彼此罢了。她不为自己争取,又有谁能顾她呢?



印象日本 


- END -

免责声明: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撰写,除良品志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良品志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微信号:jp_pro)